书架
冰山师叔的崩坏之路
首页

1、生的渺小,死的憋屈 (1/6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gufengguse.com 百书库全本小说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曲遥经年后回忆生平,只觉得自己命途坎坷都要怪自己的名字,一个坎坷的名字就注定了他坎坷的一生。

   曲遥,字靖远,曲折又遥远。由此可见给娃起名千万别抖墨水,倒不如叫个曲山炮,曲狗剩,曲宝蛋之流接地气保平安。一个“遥”字注定了他这一生遥远坎坷,连死都死的那么坎坷。

   曲遥当年的死状,场面之惨烈,声势之浩大,够他吹八辈子。

   当年曲遥被仙宗大宗主绑在震海柱上!用剔骨刀割开椎骨,挑出仙筋!半残的骨骸被扔进蓬莱宫海底的镇海石柱里,浇入混着硫磺的滚烫铅水,浇了人柱。

   这刑罚,有个恐怖却好听的名字,叫做海浮屠。

   那镇海柱里用海浮屠之刑填着的,尽是些为三界不容,狗彘不食的恶人。有屠城百万,用人精魂炼元丹的,有暗下毒咒,用无辜生命搞活祭的。曲遥混在这里面就很显得有点萌,他一没烧杀二没抢掠三没炼人鼎……可处以的海浮屠之刑,乃是上千年未曾用过的一种极刑。叫仙宗各门叹为观止。

   因为他诸多罪孽里要加上一条:

   他玷污了他师叔!

   虽然人家的罪都多少透着点枭雄英武,说出去脸上有光。他这个错犯的只剩猥琐低俗,讲出去等着被肛……

   蓬莱宫乃仙门首席,座下弟子无不自慎自律,清高孤傲,何曾出过这等孽障?蓬莱弟子的宗旨,便是两个字“慎独”,取君子慎独之意。当年初上蓬莱没文化的曲遥第一次听见这“慎独”二字时就已乍现他色胚的端倪:“啥?肾毒?蓬莱弟子都肾里有毒吗?那他们嘘嘘和鼓掌应该都很困难吧……”

   如今千年蓬莱名誉尽数毁在一个弟子手里,仙门诸位掌门不由感慨,曲遥这只臭鱼烂虾是怎么混进蓬莱的。

   曲遥此时被绑在海柱之上,尚且还能说话,他眼光无神,翕动着苍白的嘴唇,浑身上下每一寸似乎都成了他痛苦的源泉。

   “孽畜曲遥,为一己私欲,窃走陨生玉,致天下大乱,苍生蒙灾!更是牲畜孚如,玷污师长,经仙宗诸宗主审理,责判其海浮屠之刑!”

   仙门大宗主谢景奕接

1、生的渺小,死的憋屈 (1/6)